澪川_inm

我就是 过激痞吹 啦,Spongetale厨,事银梦系腐女子。

杂产物堆积处
腐向要素有🚧,私设拟人严重🚏

无法接受个人作品/个人发言的人请将我拉入黑名单,以免彼此间造成不必要的不愉快

考虑着要不要删掉黑历史……想了想还是算了吧,留着做个记录以后当给自己笑话看。

傻吊图有,想知道有没有名朋Baldi语c的同好!

p1“No fourth wall break.When will you learn?”

p2"No flirt with principal in the halls."

“就算有三架僚机…我也绝不回头!”望着面前两人一副煞有其事的反应吕子乔半信半疑地蹙眉,开始逐渐动摇瓦解的立场使其胸腔中那颗沉寂已久的脏器不禁因此再度飞快鼓舞起来,焦躁难耐的不确定现状使其口吻充溢狐疑与不悦。因久别重逢的喜悦而手舞足蹈着的张伟闻言先是一愣,话到嘴边又收回,不由得朝其投以关怀傻子的视线,继而又似是想到了什么,蓦地灵光一闪,眨眨眼睛做出噤声手势示意直面着自己的两人,放下手上的行李蹑手蹑脚地屏息着走到人身后。未待对方回头,一时也顾不得避开人脖颈上的支架便给他来了一个满怀的熊抱。感受到一时遭受惊吓的身躯所作出的微颤回应使得张伟脸上笑意更甚,喜悦启唇语调上扬恰似顽劣却又不失天真的小孩子般染上了些许满足。
“子乔,我回来了。”

【乔伟】我猜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局



壹。


所谓生活,就是生出来,活下去。

张伟对这句几年前吕子乔用来鼓励他走出失恋阴影的人生格言仍旧记忆犹新,直到现在,这句话还时常回荡于耳畔。此时张伟正站在公寓门口,看似煞是烦恼地长吁一口气,指腹抵在眉心间揉捏,心中反复念叨着这句所谓的至理名言,推开了套间的房门。

曾经结识在公寓的朋友各自早已终成眷属,故曰友情与爱情不可兼得,起先是关谷和悠悠,接着是曾老师和一菲,众人皆以各自需要拥有适当的私人空间的理由相继搬出了这座公寓,这个一切故事开端的地方。

因此曾经的套房仅剩下了两个已经过三却仍旧单身至今未能寻到属于自己的栖身之处的家伙相依为命。如今张伟也算坐稳了个收入还算稳定的律师工作,每个月拿上些死工资,一边还贷,一边攒钱,不用再看着会计的眼色,等到对方有零钱时才会被叫唤去取些无法供应生活的稀薄收入。吕子乔却仍是那副老样子,用胡一菲的话来说就是整天只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原本听了这话的张伟还颇有些尴尬地笑着安抚人消气,同时还不忘为子乔开脱辩解。而如今仅剩他们两人的生活让张伟又将吕子乔彻头彻尾地重新认识了一遍,堪称是颠覆三观。虽在两人同居之前张伟便已做好了面对这种人可能会不少吃亏的觉悟,但对于阔手阔脚的吕子乔那种极度不要脸的讨钱行为,张伟无话可说,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自打大清早一睁眼便看到一副自己应理所应当承担起包养大爷的义务模样的吕子乔的心情:不要脸。

当然,吕子乔也并不是那么的一无是处。张伟刚一推开房门,混杂着刺鼻酒味的腐烂气息便迎面而来,夹杂着耳侧轰鸣着的阵阵耳鸣感着实令人焦躁。无数的陌生面孔,对于下班后疲倦不堪的张伟来说这种司空见惯的场景自己早已见怪不怪。当他外出工作时,吕子乔常会不分昼夜地将公寓的场地租赁给外人定期举行派对。第一次见到这副场景并立刻回过神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张伟正欲开口对着吕子乔厉声质问时,面前这个轻浮的家伙便很知趣地以指腹抵上对方唇瓣做出噤声手势,并当即掏出一叠钞票朝人会心一笑。眼睛有些发直的张伟吞了吞口水,皱眉怒视着面前这个看似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始作俑者,下一秒便极不客气地夺过钞票,继而大步流星地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并利索将门反锁。事后吕子乔便很配合地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义正言辞地对着张伟解释道这只是为了缓解二人的经济负担,迫不得已,所以才出此下策。

张伟也有想过要搬出爱情公寓,可附近交通便捷、生活便利的住房房价高得吓人,格外便宜的房间更不能住人,再而也有顾及到毫无稳定经济来源的子乔的缘故。无奈,在某人甜言蜜语的百般蛊惑之下只得答应了看似荒谬实际更甚无理的要求:为减轻双方的生活负担,两人表面上对外宣称是在交往,以此来享受房租减半,水电全免的情侣福利,而私下又不干涉各自的私生活。

“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吕子乔乘势而上,顺水推舟地对起初由断然拒绝逐渐转变为犹豫不决的小律师这么说道。

张伟当然也是这么想的,虽然误传到他人耳中可能会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不过只要能管住吕子乔的欠嘴便无大碍。所以他唯一的一点要求仅是假冒情侣的事绝对不要对外大肆宣扬,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房东知,除此之外严禁第四个人知道。吕子乔欣然接受,表示自己会遵守规则,并摊手示意自己对他绝无非分之想。张伟自然是也不好再说什么,点了点头欲言又止,思忖片刻又忙起了手头的工作。记忆中偶然浮现出几年前两人参加不知本属于谁的订婚派对而闹出的种种乌龙以及事后含糊的约定。张伟百感交集地抓了抓头发,心头顿时莫名涌上一股复杂情感,一时却又并不自知。

心头无名火压抑到极致的张伟终是在某日忍无可忍地爆发。看到派对结束后一片狼藉的公寓中所残留的众多垃圾中格外显眼的某样不可描述的东西,再联想到刚才所发生的画面不禁令他阵阵反胃,侧首瞥见意识仍旧朦胧的吕子乔打着呵欠从房间走出时张伟眉头几近拧成了一团。吕子乔瞅见张伟一副恨不得将自己活剥生吞的模样再环顾了下周遭便大致猜到了那人的小心思,却仍旧浑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撇了撇嘴走上前去拉着人坐下,拍着他的肩柔声解释道这仅是次偶然的意外事故,让他别太在意。张伟听罢气极,闻言猛然起身强忍着呕吐感微红着脸将一旁并未开封的物什拎起并迅速丢到人身上,接着指着人鼻子厉声呵斥道:“这是意外事故?!吕子乔,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再把我们的公寓租给不三不四的外人!”

语毕,未待吕子乔反应过来开口,为避免对方再以各种借口来将自己的话当做耳旁风接着来随意搪塞自己,张伟心一狠,攥拳紧咬牙关怒视着人,兀然浮现于脑内的话语便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以后,我养你!”